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退役军人孙力军疫情期间自学平衡针担当起家庭健康卫士

[日期:2020-06-20] 来源:本站  作者:张建 [字体: ]

来源:平衡针灸

作者:孙力军

编审:于 波

编辑:张 建

时间:2020年06月20日


一、看见你真高兴

  父亲今年99岁了,生活尚可以自理,只是耳朵聋,且记忆越来越差,经常想不起身边亲人的名字,认不出孙女外孙女,昨天发生的事情或者忘记,或者记成了几年前,还经常同老母亲争竞说她记得不对。但我每次回家,都要跟我说一句:“见到你真高兴” 。

  起初我以为父亲是感觉太寂寞,有人回家,自然会很高兴。也确实是这样,家里经常人来人往,姐姐弟弟外甥女侄子也经常回家看看,进贡孝敬,父亲也一片很幸福的样子,但始终没听到他对其他人说“见到你真高兴”。有一次弟弟在家,我要提前离开,父亲拉住我的手,说要单独跟我说句话,然后凑到我耳旁,用他那并不低的嗓门悄悄地说:“见到你真高兴”。我心里一热,原来这句话是专门留给我的啊,这应该是他现在所能给予的最高奖赏了吧?

  人到老年,生活艰难。身体器官逐渐老化,病痛也多了起来。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麻,一有点毛病就要跑医院。前几年,父母每年都要住几次院,门诊更是数不过来。但医生对于老年病也没有好办法,特别是脑动脉硬化,老年脑痴呆,经常是满怀希望而去,一句回家好好调养就打发回来了。



二、启蒙自学中医


  一边是医生对之无可奈何的病痛折磨,一边是父母无助的叹息和呻吟,日子一天天地熬下去,但什么时候能到头啊?绝望的现实,触使我下决心学点医学知识,不仅为父母,也为身边的亲人。

  像我这样一个年过半百,半路出家,异想天开的人学医,西医是不用想了。好在老祖宗留下了浩如烟海的中医典籍,闲来无事,当做消遣啃啃,不指望成名医,懂点养生知识还不行吗?

  先去啃《黄帝内经》,没料到啃不动。说实话,看不懂,记不住,太深奥了。即便有白话文翻译,也是不好理解。牵扯到五运六气,子午流注,没有几十年的熬炼,难成大器。不得已,退而求其次,从《伤寒论》入手吧。一本《伤寒论》被我从头到尾撸了好几遍,从六经辨证,到表里、内外、半表半里,医圣的书比岐伯和黄帝的教诲亲民多了,接地气,方子拿来就可以用,你别说,还挺好使,最起码治感冒的几个方子辨证对了,几乎百发百中。

  感冒是常见病,我就从自己和老婆开始,用《伤寒论》上的方子治了几次,还真有效,几味中药,花不了多少钱,比西药强多了。在老婆的实证下,远在外地的女儿一家也相信了,试了几次也有效。慢慢地,姐姐弟弟家有人感冒了,也来找我要个药方。后来父母感冒了,我就直接买药熬好送过去,半强半劝地让他们喝下去,出一身汗,也好了。好长一段时间,父母不用跑医院了,家里太平多了。父母封了我一个“赤脚医生”的称号,算是变相接受了我这个家庭保健医生的角色了。

  两年前,父亲常觉得手足发冷,咳嗽无力,萎靡不振。我和二姐带他到烟台毓璜顶医院找心脏病专家检查,结论是心脏功能衰退,因年至耄耋,无力逆转,预期寿命最长两年。医生告知,后期还会出现四肢冰冷麻木水肿,肺功能衰减等诸多症状,无药可医。

  随后父亲果然症状逐渐加重,经常要求去医院。但医生束手无策,常常随便开点药就打发了,一点用都没有。于是父亲整天唉声叹气,一遍遍地说求求老天爷让我早点走吧。都说知子莫若父,实际上知父也莫若子啊!每每回家看到老人无助的情景,心里真是一种折磨。这个时候就暴露了知识的不足,《伤寒论》里现成的方子不管用了。




三、发现平衡针


  去年九月初,我的一个亲戚到北京见亲家,因糖尿病指标很高,他的亲家就带他找到陆军总院的王文远教授就诊。王教授是中国平衡针灸的发明人,号称“京华王一针”。他几十年为部队官兵医治训练伤,经过潜心探索,将传统的针灸术与现代医学的神经理论结合起来,形成了独特的平衡针灸术。这种针灸术,一个病人一根针,选穴少,不留针,三秒见效,许多西医无法医治的疾病都有很好的疗效。我这位亲戚体验了一把,身上许多病症当场就减轻了。但是北京太远了,王教授的号也很难约。王教授就让他回来找他在烟台的弟子李晓彦诊治。

  我这位亲戚回来后就找到李晓彦,并与李医生商定每周六上午到他的厂里出诊。然后就招呼他的亲朋好友前来体验。我和老婆也在体验部队里面。这种针灸从未见过,头痛不扎头,反而扎脚,上病下治,左病右治。而且医生的针刚扎进去,就问你好点了没有?头痛医脚,这在许多人眼里特不靠谱的事儿,也能行?但是偏偏好多人就感觉有效。




四、体验平衡针


  我从当兵时就因射击训练被枪震得了耳鸣,后来发展到耳胀耳聋,整个头部都不舒服。我老婆也因为血压高和更年期综合症来体验。她当场感觉有效。我是个感觉迟钝的人,当场感觉不出明显效果,但回家两三个小时后也能觉出点什么。于是我们就坚持去了三四趟。由于是每周一次,扎一次管一两天,过后病症就又恢复原样了。于是就不想去了。亲戚的女儿就劝我们一定要坚持六次以上,这样才能固定疗效。就这样去了七八次,老婆肯定了疗效,说想坚持下去。我看到李医生每次都扎几个同样的部位,就买来针灸针,自己试着在两次就诊的中间补扎一次。过了些日子我和老婆到济南女儿家打工,之后还出去旅游了几天,没法再找李医生扎针了,我就自己坚持扎。后来我老婆也试着让我在她身上扎几针,也有效。

 




五、自己扎自己


  去年底,女儿回家二胎待产,今年一月二宝出生,家里大宝闹二宝哭,整天硕事缠身,没空找李医生了。大年三十武汉封城,全国封村封小区后,李医生也无法出诊了,我就只好自己摸索着扎针。为此,我买了王教授写的《王氏平衡针疗法》一书和人体解剖图谱,照葫芦画瓢,在自己身上练习。由于平衡针灸仅有38个穴位,主要分布在四肢部位,安全有效,很适合我这样的没有基础的初学者。但是平衡针灸主要扎的是神经支,没学过人体解剖,还真扎不准那细细的神经。我先后买过三本解剖图谱,在自己身上一个穴位一个穴位地体验针感。苦于没有师傅指导,每个穴位都要对照解剖图谱扎好多次才能找到正确的针感,腿和胳膊扎到筋痛肉酸,针出血涌,针眼密布,其中的酸爽无法细说。

  王教授说过,学平衡针灸一开始是照葫芦画瓢,只要把瓢画出来就有效。果真如此。慢慢地,我的耳胀耳鸣控制住了,睡眠改善了,二便规律了,身上哪里不舒服,扎几下就松快了。老婆的经常出汗、头闷脑胀等症状也控制住了,现在基本上每两三天都主动要求扎一次,调理一下身体。女儿怕疼,一直不敢试针,但产后涨奶,腋下起了几个大包,万般无奈才让我试一下。傍晚一针下去,第二天清早就发现症状消除了,后面又胀了两次,都主动要求扎针,基本上都是一针除病,她高兴地称我是神医。五岁的小外孙女有几天经常流鼻血,我用半寸毫针在她的脚和胳膊上飞刺了两次,后面再没流鼻血。刚出生两三个月的小外孙经常出现湿疹,我在他的腿和胳膊上飞刺两针也有明显效果。




六、让父母体验平衡针


  心中有点底气之后,我就想到应当让父母也尽快体验一下。老母亲怕疼,坚决不让扎针,说不能拿着老人学手艺。她老人家患有严重的失眠症,天天靠安眠药才能入睡。经常每个月有几天怎么也睡不着,吃药也不管用。睡不好,整个人就萎靡下来了,焦躁不安。在我老婆的现身说法和不断忽悠下,我半强半劝地在她的手腕部扎了两针。隔了两天,我问母亲有效果吗?她告诉我,扎针的当晚很早就睏得不行了,匆匆上床睡下,第二天六点多还不想起来,中午又睡了一觉。但她怕我再给她扎针,就说不一定是扎针的效果,可能是这几天都没睡好,那天睏意自己来了,多睡了一会儿也不一定。老小孩儿,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

  在疫情最紧张而封村封小区的时候,一天傍晚我忽然接到母亲的电话,说是父亲在家里憋不住了,趁母亲没注意,自己拄着双拐,只穿着秋衣秋裤,走到楼梯口看人家进出小区登记。回来后,浑身发冷,冻得直哆嗦。我赶紧回家,一量体温,三十八度五。我当时就懵了,药店里的退烧药都停售了,发烧病人要送到医院就肯定被隔离了。老父亲闭着眼,嘴里念叨,我这是自己作的,活该的,连累你们了。我赶紧按照王教授书中写的感冒穴位,在父亲的手、胳膊和头上扎了几针,强刺激,并让母亲煮了姜汤给他喝下去。夜里我一直在焦虑着第二天怎样送父亲去医院。起床后打了电话问问母亲,说不烧了,人也有精神了。随后几天观察,一直没有问题。真心谢天谢地谢谢王教授。

  还有一段时间,父亲经常说乳头痛,我摸了摸他的疼痛部位,发现其它地方瘦骨嶙峋,只有乳房肿胀。我马上意识到可能是乳腺炎,就赶紧在他的后背扎了一针,第二天就不疼了,接下两天又扎了两次,就完全痊愈了。

  我老丈人和丈母娘原本是不相信我的,一直没有让我给他们下针。后来在我老婆反复忽悠下,也鼓足勇气让我试一下。几针扎上,老丈人效果不明显,但丈母娘夜间睡觉手麻到醒的毛病就好了。效果虽然显著,但是扎针的疼痛,特别是对在头上下针的恐惧胜过了对疗效的期盼,随后好长时间都不提这个茬口了。自己母亲可以拉过来扎上,可对丈母娘就不好用强了。但是疫情紧张期间的一个傍晚,丈母娘一个电话打过来,说是老丈人感冒发烧了,让我们过去看看怎么办。我赶紧赶了过去。看到老丈人正裹着被子蜷缩在沙发上,一量体温,三十八度二,但并没有其它的感冒症状。再看到右手肿得像馒头一样,发亮发烫,中指关节处隆起发红,典型的痛风发作。我赶忙在几个退烧穴位扎下去,第二天早晨一问,说是半夜里烧就退了,肿胀虽未消减,但可以忍受了。原来是头天小姨子送了条大鱼回家,老两口一顿干掉了,引起痛风急性发作。嘱其严格忌口,疫情期间能坚持就不到医院。以我现在的道行,痛风还一时没有太好的办法,后来老丈人还是因为熬不住,冒着感染的风险去住院了。




七、家庭健康卫士


  在家里的名声打响了以后,扎针的人接二连三,为了不影响日常生活,我就固定了每周两次行针,老婆、休产假的女儿、父母、岳父母、弟媳都成了常客,有时候大姐、姐夫也会来扎几针。母亲反映腿脚有力气了,心脏早搏由原来的每分钟四五次变成了一两次,再后来就没有了,心不慌了。晚上起夜次数少了,尿急尿频好多了。岳母腰痛扎针有效,尿急尿频也基本上好了,食管反流也好了,也敢吃杏子了。老婆受益最大,她的头昏脑胀、出汗的症状控制住了,过去血压高,每天一片代文也控制不住,这几天胆大包天,竟然停药了,血压始终保持在80—120左右,高兴地说,如果能保持下去,就八大碗请我搓一顿。父亲的便秘和痔疮也好了,两个玻璃球大小的外痔球不见了。岳父的痛风和阿尔茨海默病较为难治,感觉迟钝了一些,但是也坚持定期扎针,夜间盗汗好多了,神志也清醒了很多。老婆说,老丈人也快要说“见到你真高兴”了。




八、平衡针是惠民技术


  实践证明王教授的平衡针灸确实是亲民惠民之术,造福普罗大众。这种针灸术是对传统针灸的一次重大创新,选穴少,起效快,不留针,不挑病人,不挑时间,一病一穴,安全有效,特别适合我们这些上有老下有小,为家人健康殚精竭虑,焦头乱额,不得已赤膊上阵,却又拜师无门之人。与我同样情况的亲们可以尝试一下。平衡针灸的微信公众号为“文远平衡”,关注该公众号可以对此作更深地了解。

  感恩王文远教授,发明了如此高超的针灸术,又以大爱之心著书立说,广为传播,惠及到我们黎民百姓;感恩李晓彦医生的早期医治和引路之恩;感恩我那位亲戚,让我与平衡针灸结缘。


  孙立军,1976年12月入伍(算是77年的兵),起初在山东省军区独立师特务连,后来成为济南陆军学校第一期学员(79年)。毕业后先后在省军区独立团、坦克八师装甲步兵团任排长、干事。后来调任招远市人民武装部,副连职干事转业(裁军100万时武装部整体转地方)。退休前在山东招远市商务局任副局长。

 

 

更多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平衡针灸张建 | 阅读: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